水浒攻略 第一百二十回 斥候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程平心内,只当燕十三乃是梁世杰与童贯处两头讨好的,此番二人共去受理营妓之事,便暗暗他懂了心思,将那女子分开两拨儿,眼见甚是糊涂的,便交给燕十三,自取精明的往旁处审理,片刻出门,却见燕十三欢喜不自胜,更有问来夏津军里派系林立,更为忌惮又有别样心思,面色自然阴霾无比。

????见了赵楚,程平先施礼方道:使君容禀,小人颇是无能,不能问来那朱由有甚么大恶之处,看燕十三满面荣光,定然审出了结果,小人便只好先请教他手段了。

????燕十三愕然,不知这虽非与他交好却也是夏津军里有些威望的老卒,心下好笑道:这厮平日里与那朱由甚是不合,别人官儿越作越大,只他步步下调好是怪异,只当是个有担待的,不料心底也这般狭小。俺也不须与你争抢功劳,怎地先将俺作个没担待的看待。

????心内微怒,当下便不顾及程平,沉声便道:哥哥,小弟在此处也有些能耐,那姐儿们颇是信赖,略略有些交代,若是能拿来用了,纵使梁世杰与童贯怎生有计较,不敢直来叨扰。

????程平大惊,赵楚方笑道:程平你也知,那唤作燕十三,陷阵营领军的,有个不为人知的名字叫燕十八,乃是亲生兄弟。

????程平讶然,良久方面色赧然向燕十三拱拱手,道:俺看你平日与大名府与西北军来的较好,只当你也是梁世杰那般没担待的,原来是俺误会,当真惭愧的很。

????燕十三方明了,这程平原来是心内不屑他往日与童贯与梁世杰人手虚与委蛇,眼下见他意态诚恳,也笑道:直甚么,只愿不误了哥哥大事便好。

????程平疑惑道:使君恕罪,非是小人斗胆,小人见团练使两位,似与使君乃有默契,却也须防上一防,毕竟那梁世杰位高权重,这两个又是来抢功劳的官少爷,出门也不忘带个侍女,小人甚是不喜。

????赵楚蓦然笑道:甚么侍女,那女子,乃是梁中书亲生之女,唤作梁采芷的便是。

????程平霍然而惊,急促道:如此,大事不妙。梁世杰耳目,只怕军中乃有不少,若与这梁府大娘子联络,使君布划不成,反被那梁世杰先剥了军权。

????陡然,燕十八问道:俺与你也算有些交情,如今且问你,既在军中效力,又口口声声直呼梁世杰大名,终究心内怎生计较?

????程平一惊,急忙偷眼去看,但见他身侧的,一个乃是那双手持板斧虽是笑也露出彪悍杀机的黑厮李逵,稍稍远处,手抚长剑凝立那俊美青年,燕十八弟兄左右将他迫住,更有那笑嘻嘻黑汉子漫不经心剔着手中长刀,竟隐隐有围杀之势。

????脊梁上都是汗水,也算程平是个草莽里的好汉,急切间脑筋猛然转动,暗暗道:俺这二十余年,本领也算见长不小,素来自认不输朝廷里当官的,由是身边聚集了几条意气相投的弟兄。今日,这大名府来的大军颇是古怪,却又有梁世杰亲女在内,端得使人好生糊涂。看如今形势,只怕凶险地紧,这几人下手便是杀招,俺一个如何能抵挡。

????偷眼看一眼似笑非笑背手望来的赵楚,程平转念忖道:看他这般气度非凡,也非是久居人下之人,若非朝廷来的大人物,便是

????一念至此,程平惊骇交加,一股喜意直冲眉头,细看赵楚,端详不得他终究面目,却将花荣与阮小七又了印象,猛然道:清河县里反了一个好汉,手下猛将数员,听闻有个原青州的小官,威名赫赫唤作小李广花荣,那俊美的,正是二十许年纪,腰间弓箭不离身,却不正是他?这黑汉子,面目粗豪寸步不离他周围,定然乃是石碣村里三位好汉之一,虽看不出年纪,只这尊荣,活脱脱黑夜里吓死无常的,只怕便是那活阎罗阮小七。

????花荣与阮小七,虽也有画影图形捉拿的,却他二人也不在陷阵营里出头,哪里会将这安危放在心上,花荣不过换了衣甲,阮小七又将了朴刀,这程平乃是军中的哦地里鬼,抱负不浅,自然有心将他二人印刻心上,如今细看,登时认出。

????再细细咀嚼所谓团练使二人,一个姓仇一个姓扈,程平豁然开朗,暗道:那使戟的,定然便是琼英,她偏生换了扈姓蒙人,一时之间也不能猜测得到。素闻扈家庄大娘子一丈青扈三娘,舍却父兄老小鞍前马后追随,乃是梁山泊里忠心于他的嫡系心中当家的主母。她两个互换了名姓,原来都是一番算计。

????这般念想,转眼便成,程平心内虽也犹豫,暗道俺自江南来,拜火教方腊也算是个英雄,也正缺些人手,凭俺本事又与他同乡,何愁没个好前程,却也形势不由人,当机立断深深拜去,道:不知是清河英雄到来,小人愿鞍前马后作个小卒,便也心满意足!

????赵楚轻轻松口气,此人本领不见得比梁山泊里弟兄高明,却他军中老卒,比那只有手段的好汉多了行军经验,若能招揽也是个帮手。若他左思右想要装傻充愣,虽是不舍,也只得片刻寻个由头斩杀了了事。

????花荣也松了口气,不远处暗暗窥测的数百条汉子,定然便是这程平心腹,若此人不识好歹,虽杀他容易,却也没多少借口诛杀他那手下,留着终究是个祸患。眼下他这一拜,虽不能尽信,旦夕之间却不用作些没奈何了。

????当下笑吟吟将程平扶起,赵楚曼声笑道:此番北去,乃是要朝廷里张叔夜一伙诬陷某勾通辽人手段破产,其二,也略略做些尽心的事情,好不教众位弟兄一腔的豪侠气概有个落处。你乃军中老人,经验十足,好歹有个照应。

????程平忙道:自是不敢,梁山泊好汉如云,哥哥麾下有英雄无计,小人一些手段,尚不得入法眼,若能尽心竭力做些帮手,便是知足。

????陷阵营并未曾即刻散开,高蛮牵马远远在旁处瞧着,骤然感觉这厢里杀气凛然,心神一动凝神来看,见转眼间这程平俯身拜下,眉头略略一跳,也将要散开老罴营留住,手指轻轻一动似要唤人来做个动作,望了笑吟吟赵楚一眼,强自又来按住。

????陷阵营在内,老罴营在外,层层将这厢里高台四周围住,旁人急切间不能靠近,赵楚心安,乃问程平道:依你之见,我军如今取夏津,又要北伐辽人,夏津军至少落入我军手内,梁中书当有甚么算计?

????程平明白,此乃赵楚考较于他,想梁山泊里,虽都是些好汉,有计较的未必便没有。便只花荣与秦明,本便是领军作战的将领,林冲乃是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练兵甚是了不起,便是领兵作战只怕他程平拍马也难及,若是初次问策也没个主见,往后哪里有他出头日子休道磨砺,若有这时机,忠心于赵楚的弟兄,三阮孙安尚在等待,何时才能论的上也不知心的程平。

????当下郑重再拜,程平清晰思绪缓缓道:哥哥此来,能瞒过那梁世杰,定然也抵消他许多戒心。此人有蔡太师做靠山,本身也是位高权重的,生生打击只怕未必,朝堂争斗的手段,不过挟势逼迫,掐住夏津军军饷粮秣,便是他唯一能耐。众所周知,蔡太师乃是一等一的会当官,门生故吏不计其数,却与童贯高俅等人非是一条心,为他女婿,梁中书只可拉拢掌握夏津军的守将。那童贯,虽是身为西北军监军,权势无边,据传官家有意封王予他,为这荣耀,只怕他也不会放任夏津落入蔡太师之手,只他鞭长莫及,只能在朝堂之内使杨戬梁师成之流造势,如此一来,梁中书便是掐住粮秣,也不敢有久长之时。

????赵楚微微颔,道:甚好,且再说来。

????程平索性放开往日那般畏畏缩缩,只觉大有用武之处,朗声道:如此之下,哥哥若是连结亮出从中渔利,方是最佳。

????赵楚方有些许笑意,道:正如某所想,一面与梁中是某大军只要建功立业,粮秣后勤又都在他手中,也不怕他有太多顾虑。童贯那处,也应修书,将夏津处不得不遵梁中来,他虽不肯青眼来瞧夏津三万守军与北伐一万精兵,却也不得不小心考虑。只等他两人许好处不断,某大军自在此处缓缓计较。

????程平奋然道:自当如此!只是哥哥身份,只怕也只是虚假,梁中书处并无足以使他安心理由,只一个要建功立业,在此等醉心权术之人看来,略有不足。

????燕十三方要说话,燕十八悄然瞪眼暗暗摇头,他随赵楚也有些日子,自是知晓赵楚心思,这程平尚不知终究心思,怎能将虞家庄合盘托出。

????果然赵楚一笑,摆摆手道:不难,此时无须顾虑。

????离开虞家庄前小小纷争,梁世杰定然知晓,他也有怀疑,却不肯彻底死心,在此人眼里,虞李不过一个庄主,虽也有些力量,终究不比他大名府留守司能给人那般多。如今急切间控制夏津军,梁中书也要喜忧参半所喜者,陷阵营急功近利不知好歹,竟一心要往战场之上博取富贵;所虑者,不过夏津守军从此不能彻底归他控制。

????只是此人长于算计,蔡京也是个计较了得的,他二人一番合计,夏津处唯有大名府调拨粮草,更有此处不可休养生息许多,命脉都在自己手中,以此嘴边瘦肉来换取极可能的陷阵营战场归来归心甚至更多,一番口水战之后,也会放开手脚。

????梁世杰也须知,童贯虽于夏津处鞭长莫及,却也并非没有办法。他乃是西北军监军,更深得赵佶喜爱,此时又身兼大宋北方防线主将职责,若要强硬使人经河北两路甚至大名府送粮草要拉拢夏津军,梁世杰甚至蔡京也要无可奈何。

????将潜在帮手送予敌手,蔡京绝不会如此糊涂。

????程平不知赵楚料定梁世杰坐视不管夏津变故之命门乃是虞家庄,只见他神色笃定,便也不再多说,眸子里神采甚是复杂,思虑良久咬牙再拜道:小人手上,也有三五百个过命交情的弟兄,素来爱在马背上行走,若是哥哥不嫌,请使花荣哥哥来兼个头领。

????赵楚微微一愕,转念点头道:甚好,本便有一桩事要使你去做,往日弟兄,也有大用处,只不知原来竟是骑兵,片刻便交过来罢。

????程平嘴角微微一抽,额头上冷汗涔涔而落,心道:谁使我乃是个新人,便是不甚深信,也是应该。

????赵楚抽走他原本心腹,有花荣本领加之领头的程平调开,归心只在旦夕,程平新领军令,人手只怕都是赵楚心腹,他若真心归来,当无变故,若他有心做些手段,一举一动都在掌握之中。

????诸事已定,赵楚笑道:既如此,便散了罢,程平且将诸事交代完毕,便来我营帐内,此事甚是要紧,须即刻便来行事。

????程平既已将手下交出,竟缓缓有些轻松,站起身来轰然应诺。

????赵楚又道:花荣哥哥先将程平旧属引了,再将夏津处所有马匹尽数取来,三军之内,非老罴营与陷阵营,人手可任意挑选,有多少战马,便取一半壮士。

????花荣疑道:怎生一人双马?莫非哥哥要建连环骑兵不成?只怕中原战马羸弱,不能负百斤铁甲奔波百丈,甚是不易。

????赵楚笑道:非是要建重骑,不过一人双马只图个快。所选壮士,身强力健乃是本分,最要紧乃是弓箭早已不凡。

????花荣眸子一亮,大喜道:哥哥莫非要建奔骑?

????奔骑,乃轻骑一类,来去如风,只远程处以弓箭射击,并不与敌近身搏杀,花荣枪法乃是一绝,却他心内,最渴望乃是率领一支如古时匈奴人那般远射骑兵,羽箭之下,只杀杀敌不伤己。

????赵楚笑道:正是!只是哥哥枪法了得,若只做个奔骑好生无趣。如今与辽人作战,并不能有许多时候训练,暂且先有个奔骑,往后归来,此奔骑当远程可羽箭杀敌,近身可如匈奴勇士般以一当十,危急关头,应趁对手只定位你骑兵只是个奔骑机会,趁势突入敌军阵中,斩将夺旗如探囊取物!

????花荣眉眼一挑,信心十足道:虽是不易,也不能有负哥哥所托,与辽人作战之时,便是奔骑扬威之时!

????赵楚沉吟片刻,忽然笑道:扬威此语,甚是不妥唔,我汉人,乃自汉朝始,此我汉人之朝代,当不可忘却,应已长久记之。奔骑成立,可立大纛,名唤羽林!

????敢死愿作羽林郎,百骑叱咤战渔阳;

????身许汉家勤王事,纵死犹闻侠骨香!

????花荣轰然道:定不负哥哥所托,既为羽林,不负此名!

????程平心神略略震荡,诧异瞧了赵楚一眼,再拜与花荣急匆匆往他所在之处去了。

????阮小七嘟囔道:今日这个哥哥有军,明日那个哥哥有军,便是三娘与琼英妹子,也有几百个人手,哥哥只是偏心,偏生不看俺苦等。

????赵楚笑道:七哥怎生与我见外,幽云到手,大海之滨当建水军,许多弟兄里,随去的只你一个有那能耐,只怕到时候你又嫌苦不肯去了。

????阮小七也不过个牢骚,闻言喜道:如何肯嫌弃,只管给俺便是,别的本事没有,这水里面平生不肯服人。

????李逵再一旁撇嘴道:水里哪有地面上好,瞧见来厮杀的,一斧子杀过去好不快活,恁地自寻憋屈。

????赵楚哈哈大笑,却向一旁燕十三道:都是自家人,我也不与你矫情,有身手敏捷,面向寻常,善于做街头巷尾货郎勾当的弟兄,能寻来多少,便要多少。其余夏津军,训练不可缺了人手,我虽应允明日跟随,也不可没了主将,便要劳你多做担待。

????燕十三更不矫情,应诺自是不提,急忙也去寻人,将那人群里一丢便认不出来的忠心可靠弟兄寻百十个,一起都来交给赵楚。

????赵楚方来营帐里落座不久,花荣兴冲冲掀门而入,道:此处战马不甚多,连同咱们带来的,不过两千而已,只是一千骑兵,眼下也便足够了。

????两人正说间,程平于门外求见,入内时候赵楚直道:我军讯息甚是不通,如今有两百弟兄,都交你建个斥候营,如何?

????程平一惊,不曾想这般重任竟落在自己头上。

????赵楚所要斥候营,并非只是军中,只怕要扩散天下来做耳目。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