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攻略 第一百七十九回 烽火照寒冬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辽骑左右冲突,南不得见北,北不能下南,将耶律大石数番忍耐不得便要举大军来攻,总有几个机灵的,在一旁忙忙劝道:头人何须如此,只须将析津府仆从军调集数万,他等不过贱命一条,驱使往攻冰城,内里汉人若下手,远远传出先坏他名声,若是不守,岂不平添一桩功劳?如今这十数万大军,仆从军都是十数年得来想必用地惯了,舍弃也是不可。

????这一句话,将耶律大石心头烦忧渐去,暗道:当是如此若强行攻击,虽拿来也是掌握之中,损失太多只怕不妙,兀颜光如此人物,甘愿与奸贼串通一气,必不能放过如今引军机会。此城内大军,尽是我方靠山,使他等心怀怨愤反为不美,取析津府仆从军不过旦夕之间何必着急。

????便道:公主之才,胜你我百倍,守城数月也是无碍,区区数日有甚么打紧将我将令传去,命析津府仆从军五万火南下不得违背。

????南归义城头,天寿公主心内也不能安稳,眼见那冰城层层叠叠将城门先围了,而后竟汉军铸双层夹壁置身其内,如此,便是河北辽骑悄然渡河陡然猛攻,急切间奈何不得,汉军都在内里,只须将草足够,隆冬不去,冰城不消,便无甚么大虞。

????于是喝令将那抛石机不再掩藏,道:使抛石机,往宋军阵内只管厮杀,纵然不能伤残,使他心有顾忌便可。

????城头辽人,哪里能熟练将抛石机使来,前一番石块,纷纷扬扬漫天与雪共舞,却在冰城内围百步远处坠落而下。

????饶是如此,将琼英也骇得一怔,继而怒道:此抛石机,虽是古旧,然我军中也不须多,辽人如何得来?便是撤军,也须收拢辎重战器,如此重物,不可使敌知晓!

????第二波石雨,又近内壁十数步,琼英暗暗忧心,眼见许多将士尽有忧色,面目阴沉数番,亲往最是距近处搬运泥土雪水将冰城加高。

????那抛石机距离,若是矮处不过百五十步射程,纵然城头抛射,也只两百步开外,如何能抵达冰城之内,将士们眼见无忧,遂也缓缓安心。

????琼英稍稍松口气,与扈三娘梁采芷三个商议计较。

????扈三娘眼望抛石机黑嗖嗖影子,忧道:辽人本不善防御,如今竟有抛石机在手,谁知又有甚么古怪,若将冰城后移十数步,方周全些。

????梁采芷凝目端详良久,忽然笑道:若依我见,将内壁再往内延伸数十步最好。

????两人知她计谋颇高,此言定非是葫芦便都来问,梁采芷手指地上转眼牢牢冻住大小不一石块笑道:辽人既愿为咱们夯个基石,如何能拒绝他好意。只须即刻如是这般便可。

????说罢细细将计较说一遍,扈三娘笑道:倒是不与那位天寿公主客套,她送来好处,便都吞个干净,倘若往后相见,只怕一言不合便是拔刀相向。

????琼英往城头雪雾弥漫中望两眼,不屑道:蛮夷女子,谁要与她往后再见,不用一言,拔刀火并便是。

????如此说,便以梁采芷之策为计,石宝引本部飞流窜将内壁加厚,自外间往城下延伸数十步,正堪堪抵达抛石机射程内。

????只这延伸外的颇是古怪,天寿公主讶然只见宋军一层层裹将过来,一层内壁,只一人之高,彼此相差三五步,层层叠叠似绊马索往城池蔓延而来。

????辽骑惊讶莫名,有人便疑惑道:莫非宋人竟修此物事,只要将我军狼骑困住不使外出?是了,定然如此,倘若彼此相差三五十步,契丹勇士可一跃而过,如今奈之如何!

????一时间,辽军里素以勇悍出名的,也忙不迭叫苦连天,都道宋人太过胜之不武,若非如何,他便如何,乱糟糟自先闹将一团,便是抛石机处的,也似忘却职责呆呆愣。

????天寿公主大怒,厉声喝道:方才远处不可及,情有可原;如今在咫尺,罪不可赦!

????她本是辽国皇族,流淌都是耶律血脉,素来又有勇名不让须眉,纵然辽国万丽万里疆域,再寻不得她这般美貌一个,哪个辽人不作神明看待,如今见怒,急忙将那抛石机掉转,不须开眼只管将大如牛头小若海碗石块不要命强似往下抛去,只听轰鸣如雷万马奔腾,平地上卷起雪雾将生生冰城困扰其中,大呼小叫宋军忙不迭往远处退却,辽人登时兴致大起,便是将领头人,手痒难耐将那抛石机夺来手中,也泄似丢将一个石头。

????只是那石头终究落往哪里,也只天知晓。

????石宝与部下正自浇筑冰城,兜头厉啸连连,举目一瞧,率先叫道:不得了,抵挡不得,快些退回去!

????潮水般而出,席卷样转回,说是撤退,却甚狼狈,好歹无人丧命,也算及时。

????那石雨足有小半时辰,天寿公主渐渐有清明,往城下一瞧,便觉甚是有悖,大小石块尽将那冰城内壁开出沟壑填满,不消汉军动手,便已成两人之高陡坡,竟与宋军冰城内壁连为一体再不可蛮力破开,再见大小头人抢夺抛石机不亦乐乎,心头怒火高涨,只觉若再见片刻只怕一刀仙将他等杀了,大步走往那厢喝道:非是儿戏,快些将手停了,备好肉干烈酒,只怕须等待几日,不可贪饮贪食!

????有几个满头大汗的,兀自不知军令有变,正搬运石块时候,只觉背后大力冲来,怒而回头,正是天寿公主几个亲兵,持刀喝道:公主令,再若掷石,以军法处置!

????众将内自有机灵的,一见军令刹那变了,偷瞧荅里孛,只觉公主面带怒色直欲扑下城与宋军就此厮杀一团,眼望遍地石块,便已觉察所为甚么,急忙转圜道:正是,如此抵挡了宋军进攻道路便已足够,不必再行徒费。

????谁料天寿公主竟不受他等好意,瞪眼喝道:甚么好话来说,徒徒送汉人功劳莫非不自知么,中计便是中计,寻些由头敷衍,分明便是知错就错,错而弥众!

????那几人干笑,不敢应声。/

????天寿公主再将那厚有数十丈冰城内壁恨恨瞪视良久,咬牙切齿道:若知是谁,定将此人擒来,生生世世为我奴婢!

????她自是以为宋军得个便宜就此罢手,哪里想过,主军的哪里肯放过。

????琼英见城头石雨已停,便笑道:这天寿公主,不知果真是个公主?倒也有些急智,只是未免稍稍晚了一些,若要我猜,必定她咬牙切齿,要想个歹毒法儿捉了采芷去做奴婢。

????梁采芷脸色赧然,只这几日总为她取笑,早已不再初次一般,更是军前不可肆意,低声道:好歹也是一路主将,若这般容易着怒,只怕而后与她计较,容易许多。

????琼英狡黠而笑,与扈三娘对视而道:若来个一气荅里孛,不知郎君知晓,可愿作个他那演义里的三气美周郎一般儿佳话?

????扈三娘没好气道:甚么佳话,不过一番葫芦的话,你倒认真。

????乃下令三军,大声欢呼致谢,城头上听得真切,那汉军数万,一起站在高处扬声叫道:谢公主赠石,若有机缘,定当厚报!

????连叫三声,天寿公主只觉有一佛升天二佛涅盘,眼前隐约有金星闪耀,脱口正要喝令,陡然止住蓬勃怒气,缓缓呼吸竟而笑道:使三军尽呼,便道本是高低不平胜之不武,愿助他些力气,待得两厢平常,方使他作我奴婢心服口服。

????城下琼英闻言,愕然而笑,道:这天寿公主倒颇好修养,只口气未免太过,不使她见些疼痛,不知中原言语博大精深!

????乃命三军再呼,道:我家将军道是契丹女子,太过彪悍,若是问辽国皇帝讨来作个管家颇是适宜,若要进门作小,纵然送来功劳,也须多多知些规矩,俺中原,须是你草原比不得。

????倒好,天寿公主尚未回身,怒起千百个战将,这个要开门厮杀,那个要飞马突围,都将一番仰慕趁势表来,明眼暗眼不住往娇美荅里孛瞧去。

????思忖片刻,觉是若与那无耻敌将再言,只怕吃亏更甚,荅里孛暗暗记住这一支与寻常所见宋军不同大军,心恨道:且看来日,乃是谁家言语为先!

????转身将大氅披来,引几个亲兵便是一身铠甲也掩不住袅娜,转身往城内中军帐而去。

????众将面面相觑,才知一番卖弄,都作了覆水悄然东流。

????至此,天已大明,风雪愈浓,呼啸之声天地最幽深出钻来,闻而心惊。

????骑兵便是如此,倘若辽人有十数万大军里能舍得仆从军,抑或更有三五万步军,一路出击拼将伤亡惨重,高蛮与燕十八坚守不住北冰城,只辽人纵横驰骋一生都在广袤草原,便是给他穿越自行车,也须累死八成族人,怎能有步军成型,眼睁睁只得看两座冰雕也似晶莹剔透说不出好看冰城层层叠叠蔓延而出,便是辽人攻陷外城,汉军自可退入内城再行作战,本是一战便能克,如今三番五次只怕不成。

????只两军对垒一夜,汉军稍稍有上风,然辽军纵然无计可施,只两座冰城,汉军也须攻陷不得,若时日久些辽军援军南下,更是雪上加霜。

????再歇一日,约莫黄昏时分,大雪稍顿,琼英令将那冰城外壁再固延伸而出数丈,高达三丈冰城,城墙最窄处厚达五丈,最宽的竟有十数丈,人行其上,战靴沾草行而不倒,稳稳当当,便是搏杀也是无碍,心神捎定,乃命再行歇息,五更埋锅造饭,天明时候动攻城。

????此间略略顿住,却说析津府一场厮杀,平定十数万人马尽得能战者数万,奚人善骑射不自提,便是其中汉人也可纵马驰骋,更有数千近万契丹的,虽沉默有矛盾之色,未曾直言不愿随行,最少将暴露担忧略略可放下。

????赵楚自不将主将作来,有几个与兀秃延等人模样彷佛的,又是在这仆从军里许多日子,那厮们行止言论自不必忧,于是命何七假扮兀秃延坐据中军帐绽放,那副将诸人,也在营内安排了,趁大雪将辽人尸体掩埋,将战死汉人奚人契丹人尽皆寻地带埋葬,选成大军八万,只又有老弱妇孺万余,赵楚命营内一反常态将他等置于中央。

????此时,八万军成八军,奚人三军,契丹一军,汉人四军。

????其下,有将领无算,安达溪为全营副将引赵楚八百骑兵,安达铁奎几个长老年迈体弱便暂且充作幕僚,要待占据析津府再行定夺。

????而后,奚人三军以安大海为主将,以安达铁奎长子素有骁勇名声的安达烈、奚人勇士七曷全、乌武曼三人为一军主将,俱列校尉。

????契丹营内,因不曾应声是走是随,赵楚也不二样看待,提拔一条沉默汉子唤作忽律赤为校尉,命因契丹营随军。

????汉营四军中,牛皋身为副将又引一军,他素有威望众人尽服。而后第二营,便是赵楚初入仆从军营时候门口那汉子唤作郭涣作主将,他乃敦厚之人,本便是宋军里一个校尉,也是从了本份。第三营,乃命原本选来十二头领里一个名唤刘汉,肝胆雄烈悍勇非常,攻坚之将!第四营,却命一女子,便是那最为清秀的一个,本是燕云汉家将领女儿,家小尽陷辽国生死不知,悍勇不如他人,谋略颇为出众,姓柴单名一个瑶。

????自此,八万大军列八军,战将有九人,若辽军调动使仆从军跟随,留守有何七充个模样安达铁奎几人坐镇,更留契丹营、奚营后两营,汉营一营足可行事。

????而后一日,将营内残留血腥扑灭做就如常模样,乃安心只等调令到来。

????赵楚却使安达溪率八百骑兵分散而布,往北将析津府地势尽皆描来,那柴瑶引几个女子作辽人打扮,有皮冠暖裘覆盖不能见面目,却那柴瑶,只说赵楚一个颇是不便,生生使两个身手颇为出众的女子,纵然歇息也在帐外毛毡上伺候。

????赵楚只觉不便,待要推辞,那两个女子竟寻安达铁奎来说,安达铁奎趁势又寻奚人中几个女子再来,忽律赤也见赵楚不曾将契丹人亏待,死活再寻几个辽人女子,都是精于骑射不让须眉的,姿色颇是出众,一起毡房内吵闹不休。

????赵楚哭笑不得,却也推辞不得,奚人契丹人,千百年来都是汉人眼中蛮夷,便是安达溪于商议军情时候也让牛皋三分颇是委屈。

????只好使那十二个女子,汉女两个,奚女五个,契丹五个,都作了仆从军扮装于一旁,好歹将伺候一事推却过去。

????哪里想柴瑶闻听此事径直闯入帐内,道是如此不公,安达铁奎也来说情,又将那十余个女子里除却与柴瑶做伴引军的三个之外八人尽皆送来。

????赵楚甚为叹息,初觉上位者不易,将营内有名望的尽皆召来,便在毡房内一番说辞,道是麾下大军里,不可有将女子作奖励物事,又修整一番军法,原本三条杀头罪过算作四样。

????其一,骚扰百姓举动各类者,杀。

????其二,不从军法操练不力者,杀。

????其三,泄密与敌军作勾连的,杀。

????其四,欺辱女子善作生杀的,杀。

????一令既出,便是契丹妇人奔走相告,契丹一营将士,渐渐归心,赵楚又往毡房内寻余生契丹长者说些家常,此世代都为奴隶的,本自汉人处不曾得许多便宜,又为人说贵族奴隶之别,忽律赤引军作操练时候,外出为斥候的军马里,契丹勇士便有百人。

????如此三日,军心颇稳,期间有析津府内来人,道是闻听此处一番吵闹,何七勉强敷衍,将一番糊涂说来,便道汉营里几个汉子为兀秃延拿来作个榜样引一番变故,深夜要逃时候一把火烧了一所马厩,所幸已为自己扑灭,只管安心便是。

????那兀秃延,性子傲慢本领也高,何七深知其人,析津府内城守,官衔比不得他,平素也有些龌龊,原来那城守与兀秃延非是一个靠山,尔虞我诈不知彼此构陷几多,只将姿态拿捏,不与那城守遣来人计较,那人倒不虞有它,显是遭此待遇不知几回,往那城守处说来,未曾有许多麻烦。

????只这一日,深更半夜时分,营外马蹄乱敲人声大喊,夜间斥候正是忽律赤,匆匆行来与赵楚禀报,却将何七早早告知,原来来人持军檄乃是耶律大石的,入营时候一面与何七说话,一面又分出数十人往析津府快马疾奔。

????此人奉令而来,便是为取仆从军作送死的,一路疾奔未曾往析津府内与城守传令,如今方分出一部通传,一面急使何七分军南下。

????何七知晓,这兀秃延与耶律大石也无纠葛算得上点头之交,高居主位上拿捏姿态问道:可为何事?便是宋军困住城池,登城作战怎地却在我头上?

????那来人只是说好话,道:大人道若此事可成,愿保举头人往王城引军,来年南下,以头人本领取个先锋非是难事。

????何七大喜,却有犹豫不决处,正拖延处,门外闪进一人口称有要事禀报,那耶律大石使来的心内忐忑,却不知来人正是安大海,使个眼色何七便知赵楚已知晓此事。

????正是,寒风雪未止,大战临渔阳,一番争斗,正在彼此之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