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攻略 第一百八十四回 汉军夜引弓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ps:还是那话,有问题的明天补上,这几天实在不闲,晚上十一点多才能码字,加上***敏感词,这个月全勤又没了,心情差到了极点。手打稳定ag游戏官方网址|官方网站['www.26dd.Cn']免费文字更新!/现在就是先占个字数,老狼很懒,要不强迫的话补更是很可能选择无视的话题,没办法,这个月全勤没了,下个月接着拼,得逼自己一下,大伙儿见谅见谅呐!

????原来那来使将八百骑兵精锐与他说了,本他心下疑惑,正要出城来迎耶律得重此人大好面子,轻易落他不得,也是用人之际,耶律大石自当委曲一些便与耶律得重说些计较,亲来见安达溪一见。

????这两人,来时匆匆,去也不慢,三两番言语道来,径直纵马而去,看他亲兵护卫,果真不及八百轻骑精锐。

????而后安达溪不再出门,只在毡房内苦苦思索,暗暗想道:&那厮好生计较,耶律得重绕了安肃军而南下,倘若时日久些,我军攻城不顺只怕便当撤退,待得归去,雄州又陷耶律得重之手。而今夜入城,纵马乱踏仆从军,只将我等假扮汉人密探,胡乱杀些人头来,攻城将士安肯全心而行,又可引诱我军北上,纵然折损南归义,到底总是他口中肥肉,逃脱不得。

????一念及此,安达溪便有计较,待要寻个心腹星夜渡河往琼英处将一番变故说来,忽而毡房顶上一声轻响,有人自外间悄然闪入,口内笑道:&正好一番将计就计!

????安达溪一惊,急忙抬眼去瞧来人,只见他身如干柴眉目消瘦,一袭好大白布裹住身子,走动间如狸猫探耳,当真小心至极。

????当下按刀问道:&尊驾何人?

????那人笑嘻嘻将案几上一盏酒饮尽,道:&你不知俺,俺却知你,往后见俺家哥哥,便道来者乃是时迁,他自知晓。

????安达溪大喜,拊掌笑道:&不想竟是鼓上蚤,早闻将军提及,道是天下间再难寻如此一人,今日一见,当真是惊喜交加!

????来人自是时迁,他奉了孙安林冲心思暗暗跟随大军北上,大多时候都不离赵楚左右,这一番南去,也只为通风报讯,以他轻如飞燕行走闪电一般动作,休道辽人不能觉,赵楚也未曾察觉竟在身边。

????那一日,自雄州南山里擒将一人来,暂交别人处看管,陡然见琼英竟铸冰城与辽人对峙,心想若是此时赵楚挥军南下最是两面夹击,于是自河口渡来,将一身水靠尽皆掩藏,正要往僻静处这八百轻骑里抓个舌头问话,不料却见安达溪,便知赵楚定然便在城中。

????见安达溪竟知晓自己名头,时迁也有自矜之色,只知乃赵楚平日道来,挥手道:&都是俺家哥哥抬举且休住,今日来,乃是有些交代,不知南面冰城里,与俺家哥哥可有联络?

????安达溪叹口气,请了时迁再饮些暖酒,道:&自午间入内,不曾再闻。

????一言方落,帐门外斥候报道:&将军使柴瑶妹子亲来报知讯息,便在帐外。

????这八百轻骑,安达溪只作引军的,从来不曾当自己作个果真的主将,只因他等随赵楚,并无一人有名不副实之处,譬如三国时候关公之五百校刀手,乃是最为贴近的心腹,常人不可统领,只受命赵楚一人。

????便在安排毡房时候,若非着实不能,安达溪宁肯都有十数人挤作一个毡房里,左右好歹劝说,道是如此只怕耶律大石不肯轻易相信,方才作罢。

????耳听柴瑶竟亲来,安达溪忙忙出迎,时迁笑道:&莫非又出女将,若见了琼英妹子,只怕欢喜得很。

????安达溪眉头微不可见皱将一团,却不说话。

????他许多年来谨慎惯了,如今只以赵楚作举族的依靠,大名鼎鼎琼英,怎地见了也得唤一声大娘子,不敢如中原草莽间的好汉这般随意。

????然他也不知终究轻重,不敢胡乱应声,只得先将这等心思藏下,且看往后再说。

????方掀开帐帘,面目漆黑一身皮甲也有冰晶柴瑶,衣甲散乱髻披落,将个短刀正挂一厢,与轻骑几个好汉说话。

????乃问道:&可有嘱咐?如何这等狼狈?

????柴瑶道:&不急一时,且容我暖些身子,好生寒冷!

????及她将把冰晶都化了,又连饮三杯烈酒,方将一番变故说来。

????原来他几个将北归义城防瞧得清楚,又暗觉那耶律大石只怕没有算计便是城内果真不曾有十数万人马,只后来,安达海作些性子将来探视远拦子将领引得说出一番话来。

????竟那耶律大石,坐拥十数万辽人精骑,旦夕间不觉有惊惧北伐大军之心,眼见琼妖纳延没个声息,两个副将一个无踪一个被擒,左思右想将仆从军里五万人马折来也是不能去忧,前半夜便得一策,乃是根除北伐大军之计。

????此算计,为求稳妥他竟请了蓟州守将、族人耶律得重来作帮手,便是此间暂使仆从军拼死与冰城里高蛮搏杀,以天寿公主手段将守南归义数日不必勉强,于是令耶律得重率蓟州精锐万骑绕饮马河自安肃广信两军地带南下,过雄州而克饮马南河守之,趁势再行渡河,举河间府于马下,彼时四面强敌环绕步步为营层层压近,十数万人马便是有金人铁浮屠在,也须不得破阵而出,此北伐大军,宋军里少有有血性/交战的一支大军从此夭折。

????得此报,几人只要寻赵楚商议,无奈军内再寻数遍不得而见,柴瑶于是念及安达溪便在城外,要寻他快些将讯息报于琼英知晓,好将雄州城牢牢占住,纵然辽人能取饮马南河,只若雄州在手,燕云再下,耶律大石纵是孙武子再世,不得轻易奈何。

????左右再不得寻思计较,正焦灼里,忽有一人悄然而至,乃是城内一家寻常汉人家内眷,不知自甚么地带出来,寻将营内数次方知他几个乃在何处,道是有一支契丹买卖人,于辽人朝廷中有莫大干系,便是耶律大石轻易招惹不得,正在这一夜便要出城往析津府而去,乃命随从滞留,自将柴瑶假扮了那丫鬟模样带出营来。

????柴瑶往那妇人所说处,将信将疑且去了,果然见许多人手,有汉人也有契丹人,少说三五百个,都是骑兵,更有数百个伙计,将三百两大车拉了,浩浩荡荡正要出。

????而后柴瑶为一个颇是俏丽女子引往后堂,正是一处辽人里少见的中原屋舍,僻静处一座寻常坊院,那女子引她往内多添几件衣物,出城之时藏匿于行辕之下,方躲避辽人耳目,半路上滚将雪堆里只待半晌,往那女子所说安达溪所在地带而来。

????听闻此言,安达溪目瞪口呆,心下只觉愈佩服,叹道:&便是那耶律大石,也须不知将军竟在他心腹里,更早早便将些探子,早在北归义城内洒了。

????时迁为人精细,细将狗油鼠须揣摩,半晌击掌而到:&只怕哥哥也不知,柴将军且说来,那女子生就甚么模样,或是那人便在左近!

????说话间,安达溪与柴瑶皆来瞧他,只见口内说&那人,便是时迁乖戾也有钦佩颜色,好奇问道:&竟是谁人?是友是敌?

????时迁摆摆手道:&若果真是她,哪里能是敌,乃是一伙的。

????柴瑶暗暗思忖片刻,道:&那女子颇是俏丽人间少有,我也曾随人学些宫商,她定然有能舞之体,能歌之喉,婉转婀娜,不过双十年华!

????时迁神色再动,问道:&可是一袭绿衣,手臂常挽一双绿玉如意?如此说,他竟大喜,口气中惊喜莫名,生意愈急促起来,&若能听个真切性命,当唤作青鸾,腰下一柄长剑素来不曾离身,行动婀娜,最显眼只是一个梨涡,正生在右颊上。

????柴瑶讶然道:&你如何得知?果然是她,屋内似有人低声唤,便是叫青鸾,如意青翠,长剑墨绿,生有梨涡,丝毫不差!

????时迁呵呵大笑,道:&俺家哥哥那等风流人物,不想数年,那人竟将一番心意不变分毫,此番克复燕云,后来谋定辽金,只怕最大功劳,都在她身上!

????两人只是问,时迁笑而不语,再饮两杯暖酒,道:&快将安排说来,正好趁夜摸过河水,此间一番变动,若无大军配合只怕不妙!

????柴瑶暗瞥一眼安达溪,佯作欢喜道:&若说大军,如今归义之北,方是将军重地。

????时迁讶道:&此话怎讲?

????柴瑶将安达溪陡然间惊怒视而不见,笑道:&析津府仆从军营,有壮士本十数万,一番厮杀下来,至今未有十万,将军得而择之,乃得大军八万,不过一两日,又得战马五万匹,只怕河南大小人等,不能这般多。

????时迁先愕然,继而笑道:&竟有如此声势,此间行事,俺也不便来说,只管看你些将军计较。那耶律得重,也是个有些本事的,若果真断饮马南河处我军退路,虽占据雄州也无不可,总归多些龌龊。事不宜迟,俺便往南与军内说了,只看南归义攻击甚急,休管甚么时候,只喊杀声中一枝响箭,抑或再寻个时机使俺得知,两处联络方最为妙,此番,定不可教耶律得重那厮有得逞时候。

????说罢立起身来,往门外只一闪,待人追出,早已不见影踪,只在冰莹玉雕般树梢上,扑簌簌落下些雪花来,遥遥只见一道隐约白影,奔腾闪烁处不见影踪,只在眨眼工夫。

????安达溪不禁骇然,叹道:&汉人里能人无算,倘若朝廷都能用之,何愁辽人不灭,燕云不复,都作了浪荡流落江湖里。

????柴瑶眼色闪烁,心内不知计较甚么,安达溪不满道:&将军处两路人马,本有中原好汉,如今又多燕云壮士,你我相劝和解,委屈些也便作罢,如何更行挑拨?

????柴瑶不置可否,淡淡一笑寻个毡房安歇去了。

????天色已晚,她自不能入城,只看骑兵行动时候,寻个时机再往大营内去,她麾下一万人,赵楚自是不愿亲行号令,更是如今正要作大事时候,轻易缺少不得。

????却说琼英处,巍峨冰城已成,遥遥与南归义已有等肩相望迹象。

????而琼英心内却是不甚满足,与扈三娘两个傍晚时分探察辽人往城头布置时候,将脚下连绵数十丈低矮冰丛瞧将半晌,喟然道:&若有时日,将此冰墙往北延伸十数丈,云梯便可径直架上城头,譬如渡河而战,少却许多力气。

????扈三娘笑道:&如此已是甚为不错,倘若采芷与许先生一番计较未曾出口,你我更在远处窥探,不知如何处置,也只艰难攻城而已。

????琼英恼道:&你便这般知足取南归义自是足够,不知那人也已到来么,任她有海量,女儿家如何能少些小心思,比她功劳,你我微不足道,休道我处处与人争强,若是学那世俗间寻常女子委屈吞了苦水,旁人作得,你与我,定然忍耐不得!

????扈三娘闻言也颇恼怒,低声叱责道:&如此,你便引采芷来么?男儿家行事,有那负心薄幸之徒,倘若郎君也作如此行径,要来作甚么用?!倒不如便寻个僻静处,安心与草莽里英雄好汉切磋手段,不是更好?

????琼英回过头来,冷笑道:&果真作此打算么?你若点头,我便不再事事都拽你一起,好歹争夺过了,纵然是输,也不使他等小瞧,往后纵然受了冷落,那俏丽更胜的小丫头,不敢往头上来欺负。

????扈三娘哑然失笑,回望左近无人,低声责道:&那青鸾,只与你见一面,分明不曾有过节,倒是你处处寻些晦气,倘若人家置之不理,你倒要笑话人家强作大度?!与你斗嘴,便是人家不是,转身让开更使你不爽快,倒好生难伺候!

????琼英耳根也红,张口要驳斥扈三娘的无为,只终究不能有理直气壮,颓然道:&便是你的好,倘若旁人来说,先寻我画戟问个情愿。

????而后又道:&大战将近,作这些小儿女姿态,与那寻常女子更无分别,快些往中军帐内去,今夜安排个见面礼,好教那位甚么公主知晓厉害。至于内里横竖,却看往后了。便是人不来犯,我便不犯,只看旁人姿态!

????于是令大军饭后再将城墙加厚,之上再添冰雪,将泥土不住往上浇淋,四面排起风灯,以高杆栓就红灯,其下使军士旦夕巡哨,不肯使辽人有片刻安宁。

????冰墙之下,也是冰雪覆盖大地,半日工夫已有上万大帐立起,地上铺就行军毛毡,也不用甚么帐帘篝火,将那干枯蒲草厚厚铺一层,人入其内,与外间自是别有天地。

????若往高处俯视,便见白茫茫城内,整齐齐蜂巢一般冰屋星盘罗列,间或人行来往,倒自有生气,而旁人莫能知晓其中味道。

????晚间掌灯,雪城里倒影千万,亮晶晶更胜寒星灯火,照耀出五色如虹霓霞光,若非兵戈碰撞人马有声,便是天上方有,仙人住处。

????城内之人,自是不曾知晓城头辽人惊诧,更不知旁人若见了怎生模样,入夜时候,熄灯之后静悄悄一派安静里,静待厮杀到来。

????中军帐,外有毛毡覆盖,内里乃是冰砖拱架而成,金黄枯草足有三寸之后,寒气不得上,暖息不得入,众将聚拢一处,也自等候军令下人马动。

????琼英按剑而立,手指眼前图子道:&高蛮燕十八陷阵老罴两营,本便步军里最精锐的,高蛮燕十八更非莽撞而愚钝之人。辽人自是不知,荅里孛若我军攻击甚急时候将北门守军调来南门,他自可趁势而入。荅里孛若是不愿调北门人手,也是不必担忧,今夜攻击,本是试探,不必拼命,使辽人知晓我军依仗乃是劲弩硬弓便可。

????而后吩咐道:&使各处步骑兵尽皆歇息不可动摇心神,今夜之战,权作见面礼,只弓弩军将战地得来辽人狼牙箭十万支送将进去便可,明日之后,天当大晴,我军里遑论步军骑军尽皆充作步军,自城下往上攻击,有高蛮两个在,便有北归义敌军不能越河而过,更无腹背受敌之说,然辽军终究强横,纵横草原百多年,举汉人之国力而不得不纳贡讨好,众将士须拼命力战,不可有心存侥幸之念。

????待各自归后,正深夜时候,琼英将弓弩手调往城北墙头点查箭支弓弩,悄然忙碌中,有人来报:&南面城下有一人来,道是有要紧来报,自称唤作时迁。

????忙往城南来,城头远远瞧得清楚,正是将白衣批在外间时迁,忙使人将绳索垂下,时迁攀缘而上,见面便道:&哥哥便在北归义城内,正好南北呼应,取城正在今日!

????至此,众人大都不知他自何处来,何时来,为何事而来。

????时迁方自城下为绳索垂上,一身衣衫都已成冰,饶是内里也有兽皮贴身护着,嘴唇一团乌青,作起来将喷嚏如炒豆子一般爆来。

????琼英忙使人取些热水,又使他换了衣衫,忙忙地来报道:&正自河北而来,安达溪引八百轻骑便在北归义城外伺机而动,哥哥亲往城内坐镇,如今不知拌个甚么身份,人不能见。倒也不必担忧,如今城内,哥哥已掌握三万人手,析津府城南更有五万正自埋伏,此番取析津府,也不甚难。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